首页 >小吃

书友会转载红尘十载书剑零落记乱世为王兴趣皇

2019-02-05 14:30:33 | 来源: 小吃

【书友会】转载~红尘十载,书剑零落——记《乱世为王》_兴趣集市_好豆

自从来到好豆,上时就很少去别的站了,今天又回到贴吧里逛了逛,在精品区发现了一些写的很赞的书评,转载过来和豆亲们分享。

转自百度贴吧~作者换你一生琉璃白

【摸鱼儿】才会被爱;唯有专心海枯石烂情缘在,忧恨不埋黄土。

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响贪欢。是彼时少年执一盏五色琉璃光灯,照亮这茫茫长夜,照亮他的眼,照亮本已迷失方向的心。是彼时少年递他一纸契书,对他说一日夫妻百日恩,去过自己的日子吧。是彼时少年撑着身中箭伤的他叫他别死,原来他从来都不曾每一种情投意合打算过要抛下他。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,两场恣意狂放的人生。故事已悄然开场,是谁入了谁的眼,谁入了谁的心,又是谁一开场就注定了退出的结局?人生本没有我救你一命,你救我一命便互不相欠这一说,生死契阔,与子成说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掌心的命运线早已重合,这一生早已算不清了。剪不断,理还乱。那么,便纠缠一生吧。“你怎么让我自己走……”“你没说让我跟着。”“我让你回去,原是想让你离开中原这个伤心地。”“……”“不思乡也好,以后便跟着我吧。”【蝶恋花】花褪残红青杏小。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且放下一切世俗纷扰,纵马而去,去过只属于两个人的潇洒生活。即便是断壁残垣,也能领略出姹紫嫣红开遍的赏心悦目。即便是粗茶淡饭,也能品尝到锦衣玉食般的享受。总有一人在身旁,鸡飞狗跳,灰头土脸的日子也是快乐。他精读孔孟之道,他专研用兵之法;他吟诗作画,他舞剑吹笛。静听花开花落,坐看云卷云舒。月明松下房栊静,日出云中鸡犬喧。

书友会转载红尘十载书剑零落记乱世为王兴趣皇

这是一段唯美的静好时光。是谁悄悄的暗生情愫,是谁默默的情定终生,又是什么东西在潜滋暗长中,不知不觉的,就变化了?“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后,住在一起,那个地方就是家……”“嗯……我给你一个。”“你已给了我的。”“别……别离开我。”“不离开你。”“上京了还是这么……你陪着我……”“会陪着你的。”“我不娶媳妇了……”“你就是我媳妇……”【满江红】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独自莫凭栏,无限江山,别时容易见时难。金榜题名,入朝为官,功成名就,兴国安邦。为报国明志,离一方净土。而前方等待他们的是烂漫前程,还是惊涛骇浪?眨眼而过的三年间,政坛风起云涌,京城早已物是人非。三皇子的拉拢,莫逆之交的暗示,在种种选择与诱惑面前,又该何去何从?而此时两人却迎来两年多以来第一次分别,上元节,花灯夜,所思所念皆是那人身影,才发现,原来早已把他放进心里,割不掉,忘不了,离不开。所谓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一往情深,同入红尘。归期未有期,跻身三甲,领悟并非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朝看尽长安花”的欢欣鼓舞,而是无法与他分享同一份喜悦的愁苦愤懑。平生不会相思,才会相思,便害相思。然良人未归,京城已破。身陷囹圄,命悬一线之际,有他温热的怀抱,有他颤抖的吼声,有他惶恐的抚摸。没有太多重逢的欣喜,更多的是面对漫漫前路的迷茫惶惑。国恨家仇放不下,却只能选择放弃自己的爱情。雪拥蓝关,是谁的叩首令人动容,是谁的长啸隐忍难过,是谁收到那颗狼牙时仿若得到了整个世界,又是谁投入那人怀抱后终于找到了命中归宿?花前月下,把酒言欢,志同道合,义结金兰。战神,将军,皇子,谋士,叱咤风云的四人又将如何开启一个新时代?“家中事情为完,马上便回,想你想得心急如焚,千言万语不知如何说,见信如面,照顾好自己,锋。”“等我归来,锋。”“我也……没把你当过奴隶。从延边你把我救出来,我觉得咱俩就不再有谁是主,谁是奴的差别了。回江南那段日子了,我身边就只有你了,李治锋,我是很……依赖你的。我知道你只有我一个,可我也只有你一个。除了你,再没别的了,我回京赶考的时候,就想过……”“没听懂。”“……那会儿我就想过,这辈子……好像离不开你了……”“我喜欢你,想和你成亲。就像你我在一起的时候,你把我当做你的媳妇那么照顾……这么说有点怪,不过……”“相思相见知何日,此时此夜难为情。”【减字木兰花】万里东风,国破山河落照红。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一个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参知政事,他长袖善舞,舌战群儒。他在他的后方,为他排除万难。狭路相逢勇者胜。一个是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的虎威将军,他豪气干天,杀戮四方。他在他的前方,为他收复河山。善战者无赫赫之功。忠与义,爱与恨,如何取舍,从矛盾激化的那一刻起,有些悲剧已经埋下伏笔。是谁为守护原则而放弃怀中的温香软玉,是谁在苦苦挣扎苦苦挽留,是谁于百万兵马中只身挺险,又是谁拨开夜幕捉住了他的手?他们之间没有关于风花雪月的调情嬉闹,儿女情长,于乱世中位极人臣,他们相爱的方式是相隔天涯时的日夜思念,是久别重逢时的抵死缠绵。“都是你伺候我,我终于也伺候你一回了。什么时候能回来?回来以后,我天天给你穿衣服,当你的奴。”“我会尽快,前些日子发来的信报说,李延已经在路上了。我要尽快回到军营,以免他们到了以后找不到人,又被参上一本。”“现在没人敢参你了。你乐意将李延随便捏圆搓扁,朝中就剩你一员大将,谁还敢找你麻烦?”“等这事结束后,我就亲自护送太子回来,顺便留守茂城,不出去了。”“我等你回来。”“我爱你,子谦。”“我也爱你,沙那多,我的王子。”【八声甘州】有情风万里卷潮来,无情送潮归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当一代将星陨落,当那一副残破肉身运回国土,可有人明白什么是战争?血腥,残忍,阴狠,决绝。一将功成万骨枯。他这一生金戈铁马,义薄云天,为战而生,为战而死,坐实了战神之名。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当十载屈辱历史终成过往,当情郎战胜归来,又有几家欢喜几家愁?五彩天穹,是谁最后选择放手成全,是谁在耳畔浅笑道“你带我走,我便会走”,是谁低低的哼着求爱的曲调,又是谁递出掌心摊着的那枚狼牙?关山银月辉万里,黑铠王骑战黄沙。群狼北上,一时回首月中看。红尘十载,书剑零落。纵马长歌,乱世为王。“结发为夫妻,恩爱两不疑。”“嗯。天作聘,地为媒,天地可鉴,虽说没有拜堂,但这结发夫妻之名,却是坐实了的。”“谁是夫,谁是妻?”“你说了算,可以脱了,快!”“我还想再穿会你们汉人的婚袍……”“不行不行……”

苹果3代手机
太康银晨锅炉厂价格
电扇灯批发价格

猜你喜欢